logo

8700亿的职教市场,京东、华为、麦当劳都想分羹

时事 2020-09-292463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查沁君

人才缺口、政策红利、叠加疫情带来的岗位空缺契机,让职业教育赛道在今年着实火了一把。

自2019年教育部出台《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下称职教二十条)后,职业教育就被捧上风口。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今明两年职业技能培训3500万人次以上,高职院校扩招200万人以“稳就业”。

政策护航下,职业教育赛道之所以火热的另一重要原因是,需求端市场庞大。

一方面,职业教育消费人群巨大,不仅包括已就业的7亿职场人,还包括未就业的千万学生;另一方面,中国服务业的增长和制造业技能升级需求,进一步推动职业教育市场的成长。

据摩根士丹利此前发表的职业教育专项研究报告,预计2030年前,中国非正规的职业教育和培训市场每年增长8%,规模预计从4000亿元扩大到8700亿元。

资本市场也捕捉到这一潜力。教育行业战略分析师何沛宽表示:“从去年上半年至今,已经不少主看教育的投资人,把重心从K12转移到赛道格局尚未明朗的职场教育领域。”

据IT桔子统计,2020年上半年,一级市场教育投融资整体虽冷淡,但职业教育赛道融资数量挤进前三,共获13笔融资,投资总金额为18.17亿元,排在K12教育之后,位列第二。

在二级市场上,职教企业也有不错的表现。以招录培训为主营业务的中公教育(002607.SZ)自2019年登录中小板后,市值现曾突破2000亿元,仅次于好未来(NYSE:TAL)。另一家话题度颇高的新东方烹饪学校主体公司——中国东方教育(00667.HK),近五年营收也呈稳步增长趋势。

此外,港股市场即将新增一家职教机构,大连东软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09616.HK下称东软教育)拟在港挂牌,日前已通过上市聆讯。并于9月28日发布公告称,东软教育发售价定为6.22港元/股,预计将于2020年9月29日上午9时正式在联交所主板开始交易。

资本、赛道火热背后,最为关键的仍是如何解决学员就业问题。对非学历职业教育而言,还存在人才培养与企业需求错配的情况。

这也是企业方看到机会的原因。9月25日,山东省教育厅与京东集团签署职业教育战略合作协议,将联合共建一批未来产业学院,在电子商务、跨境电商、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专业领域,开展课程开发、人才培养、创新创业、技能认证、国际合作等。

不久前,IT职教巨头达内科技(NASDAQ:TEDU)在成立18周年的发布会上,宣布与华为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将在云、人工智能、大数据、校企合作、人才培养、智慧教室等领域展开合作。

麦当劳中国也于9月22日宣布启动“青年无限量”人才培养计划,在2020年至2022年将投资超过1亿元,与全国逾100所职业院校合作,帮助超过1万名年轻人提升就业能力。

尽管政策、资本和企业方都在助推职业教育赛道发展,但后者在实践过程中,仍存在产教融合难的困扰。

“国内职业教育最大的特殊性,是没有体系,没有行业通用的标准。企业自主性比较大,但学校又和用人单位脱节。教育部门提出的改革方向,院校也想尽办法去实践,但实践后,人才在企业还是得不到认可。这层窗户纸不能完全捅破,让大家融到一块去。”培生大中华区国际资质认证与技能评估业务大中华区总监高建军曾对界面教育说道。

在解决方案上,德国的双元制、英国的现代学徒制等都曾是中国学习的对象。也有不少学者认为,新加坡的经验更值得中国借鉴。

一位曾经在新加坡学习过的政府官员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提到,当地政府对职业院校的层次、数量都有严格的把控,中职院校永远保持在35%的比例。

“按理说他们有经济条件让大家都上大专、大学,但如果那样,基础技术工人就没人做,就会出现结构性短缺。”

由于各国经济发展阶段不同,行业分工产生的人力供需也不一样,国内的职业教育发展很难照搬海外模板。而即便企业方受政策指引,对职教发展显示出热情,在落实到产教融合实践时,还需要结合行业、地域进行调整。

标签: 职教市场 职业教育 中专学习
郑重声明:本站原创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第1时间立场;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进行修改或删除,感谢关注。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