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第二任“掌门”来了!

政策 2019-09-091750

0.jpg

9月6日,21世纪经济报道多方确认证实,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日前已经被任命为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即将赴任。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一职已经空缺11个月。去年10月,据中证登官网显示,前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正式出任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穆长春赴任后即将成为第二任所长。

2017年7月3日,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在北京正式挂牌成立。根据央行公布的信息,数字货币研究所是央行旗下专门从事数字货币的技术和应用可能的研究机构。《经济参考报》记者查询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查询系统了解到,截至2019年8月4日,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申请了涉及数字货币的共74项专利。

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提到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和移动支付的创新应用。中国法定数字货币显示出加速落地的迹象。

穆长春近期多次代表央行数字货币发声。8月10日,穆长春在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透露,从2014年到现在,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研究已经进行了五年,现在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央行决定保持技术中性,不预设技术路线,并采取双层运营体系。(详情见央行支付司穆长春: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为何采用双层运营架构?)

单层运营体系,是人民银行直接对公众发行数字货币。而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这就属于双层运营体系。央行数字货币采用的是后者,考虑有四:

首先,中国是一个复杂的经济体,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各地的经济发展、资源禀赋、人口教育程度以及对于智能终端的接受程度,都是不一样的。如果采用单层运营架构,意味着央行要独自面对所有公众。

第二,人民银行决定采取双层架构,也是为了充分发挥商业机构的资源、人才和技术优势,促进创新,竞争选优。

第三,双层运营体系有助于化解风险,避免风险过度集中。如若采用单层运营体系,仅靠央行自身力量研发并支撑如此庞大的系统,而且要满足高效稳定安全的需求,并且还要提升客户体验,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第四,如果我们使用单层运营架构,会导致金融脱媒。单层投放框架下,央行直接面对公众投放数字货币,央行数字货币和商业银行存款货币相比,前者在央行信用背书情况下,竞争力优于商业银行存款货币,会对商业银行存款产生挤出效应,影响商业银行贷款投放能力,增加商业银行对同业市场的依赖。

“现阶段的央行数字货币设计,注重M0替代,而不是M1、M2的替代。这是因为M1、M2现在已经实现了电子化、数字化。用央行数字货币再去做一次M1、M2的替代,无助于提高支付效率,且会对现有的系统和资源造成巨大浪费。相比之下,现有的M0(纸钞和硬币)容易匿名伪造,存在用于洗钱、恐怖融资等的风险。”穆长春说。

标签: 数字货币 央行 第1时间新闻
郑重声明:本站原创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第1时间立场;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进行修改或删除,感谢关注。

最新推荐